栏目导航

温氏食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
温氏股份
温氏食品
温氏官网
温氏集团
社区
新闻中心
企业文化
地方资讯

温氏股份

主页 > 温氏股份 >

上海地铁擒“狼”记:想不到的一群人更想不到

发布时间: 2021-06-10

  “你有本事摸,不要逃呀!”“做了什么事,你自己不清楚吗?”......每到夏季,地铁猥亵的新闻如期而至。工作日的早晚高峰,十几平米的拥挤车厢内,“咸猪手”蠢蠢欲动。

  然而,相比实际情况,这些滚动播出的新闻可能只是一部分,更多的时候,被害人与加害人并没有那么激烈的冲突。但即便如此,每当见到“咸猪手”,有一群潜藏在人海中的“城市猎人”,依旧默默地用自己的坚持惩处着这样的违法行为......

  上海地铁9号线,‘头盔哥’在地铁上用下面频繁顶前方女生,白衣男生用手机取证后扭送至警务处。”

  8月26日,一张白衣男生扭送猥亵“头盔哥”的画面被微博网友拍下并发至网络。

  微博发出后,转发点赞量超过20万次,引来网友好评如潮:“白衣小哥哥好帅”“背影真有安全感”......不久,上海市公安局官方微博“警民直通车-上海”揭秘了见义勇为的白衣小哥哥的身份:他叫周恩涛,是上海市公安局轨交总队反扒支队二队探长。而被他制服的“头盔哥”因在车厢内对一女乘客实施猥亵,被处以行政拘留15日。

  便衣民警不习惯抛头露面,他们的工作状态就是要让自己隐藏在人群中。突然被网友夸赞“最帅背影”,从事便衣反扒近十年的周恩涛有些不好意思。但回忆起抓捕“头盔哥”那天,周恩涛的“话匣子”又被重新打开。

  周恩涛指向站台的立柱说:“他的眼神来回盯着路过女乘客,很可疑。”果然,“头盔哥”上车后,双手握住头顶扶手,身体顶呈“C”字型随着车厢的摆动往女乘客身上蹭。列车仅行驶了两站,周恩涛就顺利取证,将正在猥亵他人的嫌疑人抓获。

  和那些潜伏在人群中的色狼相比,“头盔哥”是个特例。轨交总队刑侦支队三队队长陈建强和地铁里的小偷打了近十年的“交道”。在他看来,这些人虽然从眼神、动作上和扒手类似,但又不完全相同。他们与大多数人脑海中的色狼形象并不相像,通常是普通的上班族,穿着衬衣,拎着公文包,在上下班高峰挤地铁的途中,趁机“揩油”。

  因此,工作日的早晚高峰,地铁车厢被挤得满满当当,这个不容易察觉又较难避让的环境,就有一些人开始蠢蠢欲动。陈建强、周恩涛和众多潜伏在地铁里的“城市猎人”一样,他们在做好扒窃案件打防管控的同时,对轨交区域内的色狼重拳出击。

  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80后便衣民警,陈建强从不掩饰自己这支队伍对发觉可疑目标的能力。“我们的‘火眼金睛’是练出来的。看见眼神有异样的,需要去研判,是色狼还是小偷。”陈建强说,色狼和小偷的眼神都是往下看的,但色狼的视线要再往下移一些。

  话说到一半,一名灰衣男子引起了陈建强的注意。该男子忽然从车尾的队伍离开,快速往列车中部移动,和陈建强打了个照面。“列车中部的人明显比尾部多,正常人乘车怎么可能往人多的地方挤。”这便是陈建强提到的可疑行经路线之一——“折返”。

  “兜圈”是嫌疑人另一种惯用路线,通常在锁定可疑对象后,便衣民警若发现对方有“兜圈”的行迹,那么基本上可以确定,“不是色狼就是贼”。

  9时许,客流高峰逐渐回落,色狼出没的几率降低。而另外一个探组传来消息:一名黑衣男子已经在9号线徐家汇站往松江方向来回兜圈,将近一个小时。接到消息后,陈建强探组立刻前往支援。

  这时,早高峰客流已近逐渐散去,车厢内乘客错落地站着。紫衣女乘客手握座椅边上的立柱,背对黑衣男子。随着列车的晃动,黑衣男子侧身靠近对方,起初一边小心翼翼地触碰,不时试探对方的反应。后来,他的左手不停触碰女乘客的臀部,微微仰头,闭上了眼睛。

  此时的黑衣男子浑然不知,在他的附近有多名便衣民警,几台手机同时对着他拍摄取证。列车到站合川路站,紫衣女乘客在一个座位上坐下后,黑衣男子方才罢休,也找了个位置坐下。

  一位便衣民警在紫衣女乘客身边坐下,悄悄拿出警官证,压低了声音说道。“我隐约感觉上车的时候这个人离我很近。”在民警的安抚下,紫衣女乘客随即给公司发消息申请晚到,并积极配合警方调查。另一边,黑衣男子被陈建强和另外一位便衣民警“壁咚”:“干了什么事你自己最清楚,下车!”

  到合川路站的警务室,便衣民警潘仁黎的一句话镇住了任某,他知道自己已经没有狡辩的必要。面对民警的询问,任某紧张到想说话却发不出声,两手交叉在一起,指尖不停地揉搓。

  在得知自己将要面临行政处罚,任某懊悔地用手拍打自己的头。其实,这并不是他第一次作案,几年前在老家合肥的公交车上,就有过猥亵行为。对他来说,这是一种难以控制的“瘾”,几年前就已经患上。为此,他也很是苦恼,他也尝试过去抑制,通常是熬个通宵玩手机,或暴饮暴食。

  “这样会让我放松一些。”任某用发颤的声音,解释着猥亵给他带来的感受。由于在老家一事无成、父母逼婚,给他带来很大的压力。一周前,他只身来上海,住在泗泾一家100元一天的旅馆:“来找工作,顺便透透气”。案发前夜,他整夜失眠,一刻不停地玩手机。

  “没有想过会被抓,我其实已经买好明天回家的票了。”目前,任某因猥亵他人被处行政拘留15日。

  事实上,在任某被抓获的前一天,便衣民警就已经发现他的异常行为。但有时候,被害人出于各种原因无法配合调查,或不愿意报案,这在一定程度上使得一些色狼有恃无恐。陈建强说,她们有些是因为没有察觉到自己受侵害,有些人急着去上班,还有一部分人则担心被报复。

  9月11日下午6点,地铁2号线陆家嘴站进入客流晚高峰。刚刚排除一位可疑人员回到陆家嘴站,正排队下车的功夫,周恩涛又发现一个可疑对象(下称“眼镜男”)——淡蓝色polo衫,银丝框眼镜,手拿黑色公文包。他和搭档心照不宣,几秒的眼神交流后,这边下了车,又相继在对向车关门前挤上了列车。

  此时,转个身都很困难的地铁车厢,给色狼营造了最佳作案时机和地点。“眼镜男”在拥挤的车厢内大胆寻找目标,不久便侧身转向一位黑色连衣裙女子,用自己拎公文包的手臂触碰对方。但由于车厢拥挤,身下的动作取证难度大,女乘客也没有做出反应,周恩涛并未打草惊蛇。

  在汉中路站,“眼镜男”出现了诡异的行踪,他在站厅和站台间来回走动,一会儿踱步,一会儿加速。同时,他的眼神也出现了变化,每到一个点位都会回头望一眼。

  他已经不再找女性乘客了,明显感觉到‘不舒服’、有人跟着他,今天大概率不会有动作了。”

  收网时,已近晚上7点半。这样的持久战对地铁内的便衣民警而言是常事,但并非徒劳无功。往往经此一战,不仅让嫌疑对象有所忌惮,对象的样貌也清晰地刻在了便衣民警的脑海里。“再有下一次,伸手必被抓。”

  与此同时,区域内扒手数量确实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。据轨交警方统计,近几年轨道交通区域的扒窃案件在警方的不断打击下,已呈断崖式下降。在2020年“五一”小长假中,四天扒窃案件发案率都为零。

  对于扒窃案件来说,很多乘客损失的是财物,这些财物通过劳动可以再次获得。猥亵案件对女性乘客造成的是身心上的伤害。”

  陈建强说,色狼通常只能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处以行政拘留,但他们清楚平安出行对乘客的重要性,所以这件事一定要踏踏实实做好。

  扒手越来越少了,但色狼仍在出没。有些色狼为了逃避打击,他们的作案手法也在不断翻新。今年7月31日,轨交反扒支队的便衣民警抓到了一位特殊的嫌疑人。被警方抓获时,男子周某身穿短裙,戴着假发套和胸垫,堂而皇之地用手触碰对方的腰部持续了一分钟左右。被害人扭头查看时误以为对方是女性,便未过多注意。

  通过梳理,警方发现这并不是他第一次以女装的样貌作案。“如果不制止,他的变态行为,只会加剧,甚至对被害人产生更加恶劣的侵害行为。”

  最终,该男子迫于压力当场删除了偷拍内容。此后,上海轨交警方通报,视频发生于2020年9月12日19时40分许,乘客徐某已被警方依法处以行政拘留。

  女乘客的勇敢和警方的通报,让网友直呼:大快人心!显然,随着大家自我保护意识不断加强,越来越多的女性选择勇敢地站出来维护自己的权益。与此同时,记者在随警作战期间也发现,便衣民警在工作中充分尊重被害人的意愿,在案发后会在第一时间做好安抚工作。

  上海轨交警方表示,对发生在轨道区域的猥亵行为始终保持“零容忍”,除了有一群隐藏在人群中的便衣民警日常开展打击外,对接报的每起案件都“一查到底”。

  “现在女性乘客保护自己的意识强了,会主动报案。”陈建强说:“我们公安机关对这类报案都会一查到底,对确实存在猥亵行为违法嫌疑人,追根溯源,依法处理。”

  事实上,惩治轨道公交区域的“咸猪手”,全国多地都有所行动。2017年夏天,北京轨交警方开展八通线人因伸出“咸猪手”被警方依法处理。同年,深圳地铁设立女士优先车厢,也考虑到了女性更容易遭受骚扰的客观事实。

  在随警“擒狼”的过程中,记者发现这些“色狼”与扒手不同,他们的生活条件比扒手优越,大部分受过高等教育,有着体面的工作。而在公共交通工具上故意对女乘客“蹭一蹭”“摸一摸”的行为,在他们看来可能顶多只是在道德层面被骂一句“色狼”。直到被警方抓获,他们才意识到,这叫犯罪,要送到高墙中实实在在接受法律的惩罚。


友情链接:
温氏食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